娇软小皇后(清穿)

大喜(1/2)

就跟做梦似的,含璋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竟穿成了顺治帝的第二任皇后,那个不受顺治帝福临喜爱的博尔济吉特氏,却默默无闻活到了康熙朝。

在康熙朝以太后之尊活到了七十七岁才离世的仁宪皇太后。

不过这会儿,她来的时候,不是做太后的康熙年间,而是顺治十一年。

顺治十年八月皇后被废,今年五月,她就被聘为妃子,父兄奉旨将她送到京师来了。

她不是头一位与皇上大婚的皇后了,前头有成例,自然是前头那一位怎么走法,到了她这儿就是怎么安排的。

废后静妃早在幼年就和顺治定下了婚事,她来京师,是直接来做皇后的。

可含璋到京的时候,还不曾有和皇上大婚的旨意。

宫里头还安排她住在静妃大婚典礼前住过的宫外的院子里,上上下下的人都说她是来做皇后的,就连她父兄都对此深信不疑。

倒是含璋自己,想起那位出了名不喜欢博尔济吉特氏家皇后的顺治帝,就觉得哪怕历史上这个‘二婚’的皇后真成了,她此刻也是盼着不成的。

要福临再任性些,再乾纲独断些,她就没法做这个皇后了。

不进宫嘛是不可能的,但进去后不做皇后,也少得福临的讨厌,安安静静做个妃嫔,将来福临没了,康熙即位,也照样能过清净的好日子。

如今的后宫,博尔济吉特氏的势力大,能护着含璋逍遥好些年呢。

京城里的五月天,白昼的时候还好,天儿还有些热乎,到了晚上,这昼夜温差就大起来了。

含璋畏冷。立了春也觉得夜里总有些料峭的冬寒又卷土重来了。

换了个身体,成了这十五岁的蒙古小姑娘,一家子里头她是年纪最小的,又是娇宠着长大的,这蒙古的小姑娘身子骨娇弱,能骑马射箭的,偏偏也畏冷。

静妃住过的院子,是宫里头精心挑选的,她这屋里炭火地龙都不曾断过,夜里盖着厚厚的锦被,被褥香香软软的,含璋睡得很好。

这院里种着棵桂花树,这还是五月的时节,不到开花的时候,偏偏这树一身的幽香。

也看不到花朵子在哪儿,就是散着满身的深幽桂香,阵阵飘散到她的屋里,落得她一头一身的桂味。

院里上下伺候的奴才们都说,这是科尔沁格格的大喜。

是院里住进了贵人,才叫这树重新又活了过来。

这桂树是静妃大婚那年种下的,静妃进宫到被废,这树莫名其妙就不开花了。

直到含璋来了。

就是不到时节,这树也香了。

底下的奴才们议论,都说这位才是正主。是大清国皇上命定的皇后。

要不然,桂树怎么这时候香了呢?

父兄进宫去给太后请安叙旧。

含璋就拿着温温热热的小手炉,搬了柔软的墩子,坐在桂树底下小小的吸鼻子,嗅着桂香。

差点就睡着了,是被身后时候的嬷嬷给喊醒的。

“格格。格格。别睡了。宫里来人了。”孔嬷嬷悄悄上前,守着尊卑规矩,小心翼翼又满含慈爱的叫着她犯困的小主子。

有静妃的前车之鉴,绰尔济就思量着自家的宝贝女儿不能骄纵跋扈惹得皇上不高兴了。

他就给女儿身边置了个嬷嬷侍候。这孔嬷嬷是个汉人,是他岳父郡王阿巴泰从福晋身边寻着送来的。

一家人都希望含璋能可福临的心,至少,不能让皇上再不喜了。

含璋看向孔嬷嬷,带着小女儿家困倦不足的娇态:“嬷嬷,谁来了?”

孔嬷嬷说:“是太后跟前的苏茉尔姑姑。奉了太后旨意来瞧格格的。”

连出身郡王府的嬷嬷都要称一声姑姑,太后身边的侍奉宫女,来头不小。

含璋知道,这位就是太后身边著名的苏麻喇姑了。

孔嬷嬷领着侍女们拾掇含璋更衣梳妆,宫里来的都是贵客贵人,尤其是太后身边侍奉的姑姑,可是不能怠慢的。

也幸而她的小主子底子好,生的玉雪可爱,稍稍一打扮,就是俏生生的小美人。

当年静妃与皇上大婚时,苏茉尔也曾走了这一趟。替太后来瞧瞧将要做皇后的侄女。如果这一趟,来瞧的是又要做皇后的侄孙女。

侄女是亲侄女,但侄孙女,那就隔了好几层了。不算至亲。

院中景色依旧,倒是那满身桂香的树,叫苏茉尔多看了几眼。

苏茉尔没嫁人,一直跟着太后身边伺候,梳的发式是满洲贵妇人的发式。

含璋看她衣饰简约,却雅致清新脱俗,气质涵养也都是一等一的好。

嬷嬷总说她的规矩学得好,可再瞧这位苏茉尔姑姑,那行礼起来,才叫一个行云流水的好看呢。

互相见礼,宾主落座。为显得亲近,含璋见苏茉尔不是在客厅中见的,是在内室里待客见自家亲近人的地方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热门搜索

重生战神超能力总裁萌宝系统聊天群万界最强穿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