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软小皇后(清穿)

92. 身孕 意外之喜(1/2)

南京的行宫是人家当地富户的大宅子大花园,都腾出来给皇上皇后,还有皇子公主们做住处。

孩子们都是第一次来江南,平日里在京中也是瞧过园子光景的,但真正的江南园子,和京中的还是不大一样的。

况且这时候,还没有什么圆明园畅春园长春园的,京中也就只有南苑的行宫和京郊的行宫,那些园子尚未修起来,江南的园林就很是够看的了。

四岁的岁岁小公主最是个活泼好动的时候,出来南巡每天都是很开心的,福临和含璋也不会说要去限制她的活动,两个人都不是把孩子锁在身边的父母,只要是保证了人身安全,基本上都是会满足岁岁要去玩的要求。

如果福临和含璋不方便带着去,那就是岳乐带着去。

本来岁岁在宫里在京城就够早熟够机灵的了,到了外头来,含璋有时候瞧着她,都觉得宝贝女儿似乎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又长大了一大截似的。

岁岁也有她自己专门的住处,和公主们都是在一起挨着的。

每日晨起掌灯,也是一日两次的准时来给含璋请安。

含璋都忍不住笑,这在宫里的时候总在一处,倒是没有这样按时按点的请安,出来了都各自忙着,也不在她身边黏着的,倒是养成了一天两次请安的好习惯。

岁岁有时候和哥哥姐姐们一起来,有时候是自己一个人来。

今儿才掌灯,福临忙着还未回来,含璋便自己用了晚膳,天气有点热了,南边又比北方热的早些和快些。

他们不着急回京,福临也说不必着急。是想等一等,便在南边把这个夏天过去了,等到秋日再回去。

这些时日先在南京住着,过后便去苏州杭州驻跸些时日,等天气凉快了回程,也就是了。

含璋知道,这说的是女眷,福临暗地里还要和岳乐一道去走访些地方,所以才会需要这么些时间的。

含璋也懒得出去,就点了喜欢的果香,叫人搬了躺椅,在回廊下闻着满园子的花香养神。

岁岁来请安,往常一刻钟就准保走了,今儿磨磨蹭蹭黏黏糊糊的不走,含璋瞧她的样子,就笑了:“今儿夜里,五公主没别的活动了?”

“没人等着公主,要和公主玩儿么?”她笑着调侃。

四岁了,人又机灵活泼,女孩儿又比男孩儿早熟些,看二阿哥就知道了。二阿哥如今都六岁了,还是虎头虎脑的样子,倒是跟大阿哥小时候似的,没那么多心眼,成日里就喜欢舞刀弄剑的。

跟大阿哥六岁的时候太不一样了。也没那么多敏感的心思。

有时候瞧见他们兄妹在一起,竟还是听岁岁的,二阿哥有什么不会的,还认真叫岁岁教他。可真是一个敢听一个敢教了。

这丫头的心眼是孩子们里头最多的了。

跟熟悉的人,那就是古灵精怪的。跟外头的人瞧着,她就跟福临一个样,板着脸不笑的样子,还挺能唬人的。

外头怕是都以为,出身尊贵的固伦雍华公主是酷酷的性子呢。

她人缘偏又很好,都喜欢和她玩。含璋有时候也想,这女儿生的真好,她真是喜欢的不得了。

孔嬷嬷搬来了和含璋一模一样的躺椅,岁岁一下子就爬上去坐着了,学着她额娘的样子摇晃,又去捻葡萄吃。

“好多活动,但是我都推啦。”

岁岁扒着躺椅的扶手,一双大眼睛灿烂得像星辰,落满了光亮,“额娘,我听见他们说,阿玛要立我为皇太女,是吗?”

含璋倒是不意外,只笑道:“你听谁说的?”

岁岁道:“他们都这么说。太多人了。额娘,是不是啊?”

孩子们和她,还有福临,也不是生活在真空的罐子里,要会接触的人太多了。谁也不可能把彼此拿着铁链锁起来,不去接触外面的人。

哪怕是父母至亲,也都不能够控制彼此以及孩子的正常人际交往。

含璋也没继续追问是谁,追问也没什么意义。

岁岁越大,福临越重视岁岁,这样说的人自然会越来越多了。尤其是,外头的人只知道,中宫如今只有嫡公主,而且自从岁岁后,她也有三年多没生育了。他们大约以为,她不会再有孩子了吧。

这种不确定,只能叫他们把目光放在岁岁的身上。

含璋半阖着眼,笑道:“有可能吧。”

“有可能?”岁岁没得到确切的回答,倒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。

她还真是懂得挺多的,她说,“阿玛还这么年轻,正是干一番大事业的时候,而且立太子太女,不都是皇帝临终的时候才会选立的么?”

“这个都知道了?”含璋就笑了,看了岁岁一眼。

小姑娘吃葡萄吃的优雅,一点汁水都没沾在手上。

含璋也不糊弄她,就笑道:“你是这样想,谁不是这样想?他们自然都是知道的。但是呢,你阿玛膝下也有几个孩子,可他最重视的是你,这个你如今大约也是明白的。你阿玛只爱额娘一个人,这皇位就只会是额娘的孩子的。”

“既这么着,在他们看来,皇位迟早是你的。皇太女也迟早是会有的。他们啊,和阿玛额娘不一样,咱们最重的是眼前,他们不只是要考虑眼前,巴不得把往后的余生都要算计筹谋进去。美其名曰,替皇上分忧。”

要么说皇家的孩子早熟呢。岁岁是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,成日里耳濡目染,自然和普通的孩子是不一样的。

含璋和福临养女儿,更是胸襟眼界宽广如许,岁岁这孩子,从出生见到的风景就和别人不一样。

含璋的话,她能听懂。

就是小公主有点懒散,吃饱了就不吃了,擦净了手,仰躺在椅子上,摇摇晃晃的看月亮:“虽然说,我是阿玛和额娘唯一的孩子,但是立皇太女这个事情,额娘和阿玛是不是该征求一下我的意见呢?”

含璋失笑道:“这话也对。是该问一问你的想法。”

这总算是说到点子上了。

小公主立刻道:“我的意见就是,我不愿意。我不想当这个皇太女。”

含璋问:“为什么呢?”

小公主就等着含璋这一句呢,忙道:“当皇太女太累啦。”

小公主掰着指头给她数,“大哥哥还是个阿哥呢,可从五岁起就上书房读书了,天天习字读书,弓马骑射的,一年才只能休息五日。大姐姐她们也是如此的。这身上都还没有爵位呢,就这样了,要我成了皇太女,那岂不是要往死里学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热门搜索

重生战神超能力总裁萌宝系统聊天群万界最强穿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