怪物的新娘[快穿]

第 16 章(1/2)

餐桌上陷入死一般的寂静,就连一直笑盈盈的祁公子都沉默了。

傅洁狐疑的看了一眼宋眠,大概是没想到这恬静的姑娘不鸣则已,一说话就要吓死人,傅洁咽了咽口中的食物,然后指着宋眠大声地笑了起来:“行,我可太喜欢你了,好久没有遇到这么对我胃口的人了。”

祁公子还是那副微妙的表情,嘴角是笑着的,可怎么看都有点僵。

粗线条的傅洁没有发现,又拉着宋眠开始说话,问她家里的事情,宋眠说到自己现在不知道家里情况的时候,傅洁摆了摆手说:“这多简单啊,叫管家差人给你打听打听。”

吃完了饭,宋眠就开始犯困了,她就这点好,不会有太多的愁绪。

她看了看安静待在花盆里面的花,凑近了,想要听听是否还能听见白天那种声音。

此时已是深夜,祁宅本就人丁稀少,此时更显安静,宋眠听到了一些细碎的声音,还是有点不耐烦,但总归不像白天那样急躁暴戾了。

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听见这朵花的声音,但她觉得这是好事,如果她有与花交流的能力,那她就肯定能把这株花养好。

她坐在桌边,双手托腮,对着面前的美人面自言自语:“不知道你能不能听见我说的话,你现在需要喝水吗?”

没有花搭理她。

宋眠的心中有点不舒服,盯着这朵花看得久了,她有一种心慌的感觉,她总觉得这样的感觉有些熟悉,但是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怎么回事。

宋眠闭了闭眼,闭眼的一刹那,眼皮盖住眼珠,在烛火的照亮之下,她的面前出现一片粉红的颜色,那是眼皮的颜色。

但也就是这一瞬的眨眼之间,那片有模糊组织轮廓的肉色粉红中,出现了一个笑脸。

那笑脸的五官极不协调,嘴几乎咧到了眼角,有一种撕裂开来的错觉。

宋眠的心脏剧烈一跳,猛地睁大了眼睛,终于彻底清醒了过来。

再看去,面前原本燃着的烛灯熄灭了一个,而花还是那朵花,安静的待在花盆里。

宋眠依然能够听到它那种声嘶力竭的渴求,那尚算稚嫩的声音发出的贪婪无礼的情绪,像是一个不晓人事只会任性胡闹的孩子,用刀子将身旁的大人捅了个血口子,大人因为疼痛在地上打滚,落了一地的红色血污,而孩子却还以为是大人在跟他玩闹,继而发出开心的笑,那样的诡异。

宋眠不舒服,她默默的后退了几步,离得远了,就听不到声音了,她打算睡觉了。

由于昨晚没休息好,而今天一整天有都在奔波,发生了许多的事情,所以宋眠睡得很快,又快又沉,深夜中,她一直都在沉睡,一直到临近黎明的时候,她开始做梦了。

她梦见了刘宗,她梦见她的花轿被抬到了刘宗的家,宽阔漂亮的院子里面,他们两个牵着喜庆的红色绸缎,在大家热闹的声音中拜堂,他们随着高声激昂的唱和一拜天地、二拜高堂、夫妻对拜,最后刘宗送她进入洞房。

她自己一个新嫁娘开心羞涩又忐忑的待在喜房里等,等了很久,才听见脚步声,是她的丈夫回来了。

刘宗没有说话,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也越来越沉重,她被红盖头挡住了视线,什么也看不见,只能隔着红色的绸布,借着外面明亮的灯光,看见一个黑色的影子慢慢朝她靠近,越来越近。

宋眠放在身侧的一双手紧紧的攥住了手边的床单,呼吸都跟着急促了起来。

她太紧张了,期待着看见她丈夫的模样,她的丈夫伸出一双手来,那双手修长白皙,十分好看,他拿起喜秤,慢慢挑起了红盖头。

随着红盖头掉落,丈夫的脸也慢慢映入她的眼帘——

宋眠慢慢抬起眼睛,表情慢慢由羞涩期待变得惊恐。

她面前的脸,是一张没有人皮的脸!!

“啊!!”

一声惊呼,她顶着满头的冷汗被吓醒了,即便看见外面的阳光,还是忍不住心有余悸的回想刚才的画面。

宋眠长呼一口气,靠在床边坐了起来,真的开始忍不住想刘宗了。

她想,也不知道刘宗现在怎么样了,他们分开的时候,他的手被刀子割破,还受了伤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热门搜索

重生战神超能力总裁萌宝系统聊天群万界最强穿越